2014年5月17日星期六

One Track Section 2:早餐@《地底樂團3》地底拾年(1/2)


倒數回憶,2012年的情人節。

我叫One,就是十多年那隊叫Underground地底樂團的獨立樂隊女主音…
Keyboard手。

但這一刻,我在旺角茶餐廳近門口只容納到一個身位的收銀處工作。

不要再問我為什麼了!女主音也要吃飯和生活,尤其我歌唱得比Whitney Houston差很遠、琴又彈得比不上李雲迪或朗朗,加上地底樂團在香港的獨立樂隊從未入流過。

在這個Dying的香港,可以在鬧市一間茶餐廳當一個不用太用腦袋的收銀員,總比跟從前那些裝熱血、充理想的仆街夾一隊冇人識的Band強很多──
至少在情人節的這天,我是這樣認為的。

早上636分,是茶餐廳的早餐黃金時段開始,基本上,只要奶茶有茶味、逍粉煮得不太硬、有齊早餐AE、火腿、午餐肉、沙嗲牛肉、炒蛋或西煎雙蛋,最好當然有牛奶加麥皮的營養餐,售價控制在三十元有找續,根本不愁沒有客源。

再過多十二分鐘,我就可以離開這個比棺材房細一點的收銀處了!

我期待了接近二十個小時的小小願望,因為另一個收銀阿姐以請病假為名,暗交一個經常來喝熱奶茶的熟客阿叔為實,我兩脇插刀為同事頂多一更,也捱義氣的收了阿姐200元的利事──雖然農曆新年已過,但為成人之美,本人絕不會計較的。

出來社會工作,蝕章的情況經常發生,尤其是你身居低職,權力比人低,無論你在大公司/大集團/大行工作,甚或像我在茶餐廳做個收銀員都好,形勢比人強這個硬道理,沒有人不知道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