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7日星期六

One Track Section 1:回家@《地底樂團3》地底拾年(3/3)

半年之後,我在茶餐廳的工作似已沉殿了過往的日子,雖然水吧的大肚腩叔叔同事經常言語上性騷擾我,而他眼神亦總愛停留在我細小的33B胸部上,不過他泡的奶茶的確很好喝,像是毒癮似的,每天不喝過兩或三杯,感覺當天的人生好像缺少什麼似的。

所以,放假的日子,我也會找藉口在茶餐廳坐上數小時,儘管茶餐廳跟我住的單位只是一街之隔,但假期我是沒處好去啊!

而右腿不良的老闆,據大肚腩叔叔說我祖母的舊情人,這是我在填寫簡單的履歷表之後,第二天下班後老闆告訴我的,這個差一點就可以變成我祖父的男人,又據大肚腩叔叔說他以前是組Band的,還好像是一支比較有名氣的樂隊。

One,今晚收工一齊宵夜啤啤佢好冇。」大肚腩叔叔猥瑣的望住我胸部說。
我勉強擠出笑容,心忖「啤你老母」,但口裡卻說出:「嗯…今晚要頂芳姨通宵更,下次先!」

他露出一臉不悅,「好啦好啦!就下次,唔好再耍我,你耍咗我九千次啦!」
據說什麼也放在臉上的人智商有限,我可以在心裡罵「耍你老鹵,再耍你九萬次都得呀,吹咩!」

而我卻選擇客客氣氣對他微笑,但沒有點頭。

替同事工作的是事實,但我猜不到這個決定會令自己重拾樂器。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