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2日星期五

過期大佬2(漫畫+音樂跨媒體江湖連載創作文本)


1.2 劏房.劏蛇
 
  聖誕節來了一位稀客,正確點說,應該是故友。
 
  「一位。」一把熟悉的聲音,在這寒冬又帶點溫暖。
 
  我緩緩抬起頭來,近十年,或更久以前,我已變得不敢正視任何人,是自卑?還是遺失了自信?抑或我面對不了自己的失敗?
 
  「大哥承?」我愕然。
 
  已貴為「4」的「坐館」,大哥承很多很多年已不需再踏入這舊區,何況,今晚是聖誕節。
 
  咳,無事不登三寶殿,大哥承這次來這間只有寥寥數人的舊式桑拿,相信不是專誠來「出火」吧?
 
  「霞姐,招呼承哥。」大哥承在更衣室洗過澡後,只穿短褲,露出一身勤練得來的肌肉和背部一大個紋身圖案就坐在大堂。
 
  「承哥,幸會幸會,想飲D咩?」霞姐是這裡的經理,又怎會不知大哥承的身份。
 
  「冰茶。」大哥承點起根「紅萬」,拍一拍梳化接說,「旺角哥,坐。」
 
  我呆了一會,再低頭斜眼看一看霞姐。
 
  「唏!承哥叫到,你咪坐低傾吓偈咯!」霞姐轉身走向水吧,「阿嫻,上一上地面睇住門口。」
 
  「大家仲有偈傾?」大哥承吐出一口濃煙。
 
  我點點頭,大哥承拍拍我肩膀,指住霞姐,「阿邊個,開間尾房,嗌兩個技師,我同旺角哥聚聚舊。」
 
  「好好好!我搵兩個後生D靚女嚟,承哥,請請請。」霞姐識趣的帶大哥承到走廊的最後一間房,我一直低著頭跟隨其後,心裡盤算他究竟有什麼可以跟我說呢?
 
  莫非是當年吉吉的那件事?
 
  尾房,昏暗的燈光,兩張按摩床,大哥承躺上其中一張,「旺角哥,一齊鬆吓。」
 
  我呆站門口,作不出反應,大哥承苦笑一下,「你阿公『掙爆』有好多生意要靠我字頭,唔係我叫你同我揼骨,佢都詐型吓!」
 
  咯咯~
 
  「承哥,全場至後生、至大波、對手至滑」霞姐推門進來,帶來了兩名中女技師。
 
  「夠!閂門,旺角哥今晚休息,你同『掙爆』講。」
 
  霞姐恭敬地輕關房門,「係,係,唔阻承哥你地啦
 
  大哥承遞上一支「紅萬」,親手幫我燃點香煙,而兩位技師則忙於在按摩床上熟練地整理毛巾。
 
  「老細,上嚟啦!」其中一個技師11號輕拍按摩床,另一位技師20號則扶著大哥承。
 
  「喂,你唔使招呼旺角哥咩?」大哥承指著11號,但20號卻搶著說,「我嚟我嚟。」
 
  11號微笑一下,而20向我打了個眼色,再替我脫衣服。
 
  兩位技師塗上BB油的玉手落力地替我們由頸至背,再按按小腿,而按摩至大腿內側……
 
  我腦內接近一片空白,視線只停留在那4吋事業線上……
 
  比大哥承遲起步,我卻已到終點。
 
  原來不只身份或體形,今時今日,我與大哥承的距離愈來愈遠了!
 
  20號用毛巾抹乾淨後,穿過上衣,低聲在我耳邊說,「我約咗你咁多次食早餐,一陣唔準再推我啊,因為你朋友應該有嘢搵你搞,遲D我地冇機會再見面啦!」
 
  其實不用20號作出溫馨提示,我大概知大概,大哥承應該有事找我合作…不!應該說是幫手
 
  點起「事後煙」的大哥承,快人快語,「旺角哥,聽日過檔幫我搞外圍波,你可以唔使轉字頭,我同『掙爆』係咁意單聲就得啦!」
 
  我默不作聲,來不及反應。
 
  「吉吉條跛仔成撚日交唔齊數,食我夾棍,錢事小,一百幾十個算得咩!問題係我冇面,最撚仆街係我扎唔到佢棍,做外圍自己賭撚埋一份,多多錢都唔夠佢輸啦……」說到這裡,大哥承止口。
 
  當晚,吉吉的確被車撞倒,是我打九九九等救傷車來陪同入院,他生命無大礙,只是右腳不太靈活,但又未至於殘廢,只是其他古惑仔,包括他同門都叫他做「跛吉」,而那個未成年的司機少年,聽聞好像被控不小心駕駛、無牌駕駛之類。
 
  那時候,大哥承在醫院吉吉的病床上發誓,「大佬照顧你一世,生養死葬。」
 
  當然,整件事歸屬於意外,大哥承說的,並對我送吉吉入醫院心存感激,「旺角哥,以後大家係好兄弟,以後唔使講嘢啦!」
 
  大哥承說得出,真的做得到,這麼多年我輸掉不知多少個十萬的外圍波數,很多很多都是他替我找數的,總數至少數百萬左右,除了那一次……
 
  「旺角哥,我要著草過泰國,呢度五雞嘢夠你頂半年有多,記住冇撚再賭波,我喺泰國救唔撚到你呀!」
 
  大哥承臨上「大飛」前十分鐘也不忘打電話告誡我,「旺角哥,我俾你果五雞嘢冇撚攞嚟賭,唔係兄弟都冇得做,我吊鳩你我講堅呀,咪撚當我流。」
 
 
X   X   X   X
 
  「大哥承,你唔驚我好似吉吉條撚樣咁賭埋一份咩?」
 
  「好撚驚呀!不過咁,你喺邊度跌低,就要邊度起返身,最撚緊要有我睇住你嘛!你試吓落注我即場開鳩你拖。」大哥承認真的向我怒視。
 
  「我諗諗」我真的猶豫,因為我已是病入膏肓的超級病態賭徒。
 
  「諗你鹵味咩!聽晚8點等我電話,開工。」大哥承邊抽煙邊離去。
 
  房內,昏暗的燈光,殘留了陣陣煙霧,和少許的腥味。
 
X   X   X   X
 
  由於我收入太少,而且有錢我就會在馬會的投注站下注賭博,工作上的方便,「公司」容許我等所有人下班在桑拿內露宿。我睡在剛在與大哥承的房間內思考,嗯忽然又想起了20號的事業線,未幾睡著了,可能「出火」後特別容易疲倦吧!
 
  「喂喂喂!」20號拍醒我,換上了便服,不見了事業線。
 
  「呵欠~幾點呀?」我伸伸懶腰。
 
  「7點,冇客,飲早茶好冇?」20號扶起我,拖著我的手。
 
X   X   X   X
 
  飲過早茶,睡意仍濃,正想返回桑拿再睡過飽,20號作出了一個非常好的提議,「上我屋企再瞓啦!」
 
  說真的,我很多年未睡過床了,桑拿的梳化與按摩床睡得我腰骨也不舒服,而且還可能有機會再回味4吋事業線的真身,沒有推卻的理由吧!
 
  20號的家就在桑拿附近的一幢唐樓八樓,再行上多一層就是天台。喘著氣的我在長長的破舊走廊,跟她來到其中一個「一開六」的單位,右邊第二間貼上可愛的Hello Kitty貼紙的8B室,就是20號的小閨房了!
 
  很期待啊!
 
  踏入房內已是床舖,左手邊間隔出一個廁所連廚房的「港式偉大設計」,另一邊只可容納一個布衣櫃,以及一大堆放在透明膠箱內的風筒、梳子、廁紙、蒸餾水、化妝品等什物,斗室內每吋空間物盡其用。
 
  「呢度幾骨子」我嘗試說些什麼似的。
 
  「80呎,4,000蚊,水電各$2一度。」20號聳聳肩。
 
  「咁撚樣……
 
  「嚟!快D沖涼瞓,一陣夜晚你仲要開新工。」
 
  「你又知?」
 
  「唔好以為女人大波就係蠢,你想成世喺桑拿咩?」
 
  20號為我脫光衣服,最後大家赤裸裸的擠進細得幾近令人窒息的廁所內洗澡,肉帛相見,事業線不再神秘,統統呈現於我眼前。
 
  我統計過,由早上9點至晚上7時,除了洗澡和去廁所之外,我的手沒一刻離開過她的胸前……
 
  生理反應令我作出久別的男人行為,我好像正逐步行出谷底,但與從前的那個旺角哥相比,仍然、仍然很遙遠……
 
過期大佬3預告
「超級病態賭徒」旺角哥走進外圍世界,見盡更多級數的「超級病態賭徒」…
「超級病態賭徒」VS「超級病態賭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