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日星期日

《西遊記.hk》Round 6:上水.水貨二郎神

  妖精不是人,但也需要吃喝拉睡。

  悟等「三精」吃完喝完拉完,熟睡之際,運用並未完全回復的法力,偷偷變小帶同師弟們逃走。

  一路走走走,猴生路不熟,莫說五百年後,就算一年前,不少店舖已負擔不起業主昂貴加租,逐漸被名店取締。

  城市已變得面目全非、今非昔比

  這裡快將要死麼?

  漫無目的,悟步行到一火車站附近,聽見一堆堆人群在高聲吶喊。

  「上水居民居水上,水貨客速速回水。」

  「上水我主場,呢度我話事。」

  「還我益力多,打倒小日本。」

  「光復上水站,保衛我家園。」

  「開放自由行,上水就陸沉。」

  「橫衝直撞水貨客,老少咸宜齊陪葬。」

  大約數百人聚集在火車站近C出口的位置高舉紙牌、大叫口號,有些標語卻只求押韻而不求意思,一時間,悟也未清楚這幫人再抗議什麼。

  附近另有一班忙於整理貨物,準備入閘的疑似「水貨客」對群眾抗議視而不見,一副見慣不怪的模樣。

  直至,一句說話在人群中高喊出來。

  「滾開!『強國人』,滾回你們的地方!」

  其中一個蹲在地上將一排排益力多放入行李箱的中年男人,額頭有一夥大墨痣,像多了一隻眼睛,聽到這句立即火起,「@你@@!咩料呀你!你咩國籍呀?」

  企在前排的一眾青年,只顧舉起智能手機拍攝或拍片,沒理會男人的質問,而說出「金句」的某人,亦沒站出來。

  「@你!頭先邊個講!你哋班港燦夠膽講,唔夠膽認呀!」男人氣得碌大雙眼,連上的大墨痣也「擴張」起來。

 「哈!我拍大粒墨阿叔爆粗,快上FB等人Like先!」一名穿短褲拖鞋的少年,腋下夾著連鎖快餐店的外賣紙袋,雙手按下智能手機拍照。

  另一少年手指指回應,「咩呀!邊個講又點呀?吹咩!」

  都說最傷人的是說話,導火線的一句令人Hard Feeling「金句」,掀起了戰幔,一如平時報紙港聞版的尋常新聞,「醉酒男衰多口撩女,酒吧門外遭伏擊」或「宵夜眼超超,旺角十人互毆」等等。

  一班來抗議的「上水幫」街坊,與來自不同地方運貨的「水貨幫」,按照「港聞版劇本」的「八大真言」──初則口角,繼而動武。雙方你推我撞,你說髒話我吐口水,誰受不起挑釁,誰沉不住起出手又好,統統已經不再重要了!

  男人首先被膠水樽撃中額頭大墨痣,痛得死去活來,隨即被十數少年圍剿。

  混亂場面一發豈可收拾,旋即引發衝突,火車站的職員迅速作出應變,落閘收工。而接報到場的警員們亦衝入人群中控制場面。

  悟祭起僅有的法力,一手挽起男人的手臂,大喊:「瞬.間.轉.移!」

  突然消失於空氣中,一眾少年顯得莫名其妙,唯有向男人遺留下來、堆積如山的益力多發洩不滿,放上寫有「還我益力多」的標語。

  「瞬間轉移」沒有去到界王那裡,法力不足的悟,只將男人由地下「轉移」到行人天橋上,但足以解除危機。

  「兄弟,多謝你!請指教。」男人仍掩著額頭,狀甚痛苦。

  「小姓孫,忘記帶名片,未請教。」

  「孫兄,人人叫我二哥。你由外省來嗎?」

  「不是!由金山來的。」

  「啊!原來是舊金山的朋友,幸會。」

  悟感到無奈,只好從二身上打聽一下唐,「二哥,可曾見過一個手戴限量版陀飛輪的年青和尚?」

  二沉思了一會,「嗯沒留意啊!孫兄,找人嗎?可出動我的愛犬幫忙。」

  「嘯!」二吹吹口哨,一隻斗大的敖犬飛奔過來。

  「孫兄,交給我愛犬吧!咱們先找個地方落腳,洗塵洗塵。」

  來到上水的天平村,沒有千平博士或小雲、小吉,只有現今很多市民夢寐以求的公共房屋。二熟悉的帶悟乘電梯上十二樓一單位,在門外順序敲打「拍拍、拍拍拍、拍拍、拍拍拍拍、拍拍、拍拍」的疑似暗號。

  開門的是一個以蝙蝠俠助手羅賓打扮的男人,Cosplay得來又帶點脂粉味道。一見二非常興奮,「唏唷!二哥,又帶朋友上來『探』我們,客氣客氣!來來來。」

  悟坐在三百多呎的公屋單位,只見屋內設計得像電影《蝙蝠俠》的基地,心中感到不妙,暗暗運起法力。

  忽地,門外傳出「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的狗吠聲。

  原來是二的愛犬帶了唐來。

  唐一見悟喜極而泣,正想衝前來個深情擁抱,冷不防悟猛力推開,「開啦!」

  二摸摸愛犬的頭以示讚許,「孫兄,找回師傅了結心事,咱們吃一頓豐富晚宴,好好慶祝一下吧!」

  作羅賓Cosplay打扮的男人,就是這裡的侍應,而公單位竟是秘密的私房菜館。

  「羅賓侍應」走過來招呼,「正所謂『秋風起食野味,人一世物一世,最重要開心得撤底』,本店馳名爆炒蝙蝠,男壯陽、女提氣,好不滋補啊!」

  「嘿嘿!好,好得很!老孫最討厭蝙蝠,尤其那些戴面具又有精神病的,掌櫃,有什麼蝙蝠全拿上來吧!」

  「羅賓侍應」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老闆不如看看今天的餐牌上『廚師推介』吧!有清蒸、椒鹽、『兩食』……其實本來還有啫啫蝙蝠蝙蝠刺身蝙蝠燉湯薑葱蝙蝠蝙蝠肉丸豉椒蝙蝠蝙蝠餃子魚香蝙蝠石鍋蝙蝠蝙蝠火鍋酥炸蝙蝠咖喱蝙蝠蝙蝠香辣蝙蝠香煎蝙蝠上湯蝙蝠沙爹蝙蝠蒜茸蝙蝠麻婆蝙蝠椰汁蝙蝠滑蛋蝙蝠白灼蝙蝠滷水蝙蝠乾炒蝙蝠沙丹蝙蝠黑椒蝙蝠鮮茄蝙蝠吉列蝙蝠蝙蝠炆米蝙蝠炒河蝙蝠焗飯蝙蝠蛋糕等等多種食法,不過今天廚師輸掉馬票,『買WinPlace』、『買Place跑第』,心情不佳,只供應三款煮法。」

  「夠了!有什麼分別?簡說好了!」悟終於明白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世上竟然有人比唐更囉唆。

  「清蒸比較原味、椒鹽則較香口,至於『兩食』就有齊清蒸、椒鹽,我個人覺得

  悟未等他說完,即刻點菜,「要一份椒鹽,一碟青菜走油,快!」

  「對不起!椒鹽剛剛賣完,不如試試其他?我認為

  悟斬釘截鐵說:「那麼要一份清蒸,一碟青菜走油,快快!」

  「對不起!清蒸剛剛賣完,不如試試其他?其實我吃過

  悟再也忍不住,「呱!要一份『兩食』,一碟青菜走油,快快快!」  

  「好的!請老闆等等,因為本店的蝙蝠是由專人在『世外桃園』蝙蝠洞親自活捉,再冰鮮偷運送來,保證日日新鮮,我們廚師要先經過

  「夠了!夠了!快通知廚師,快快快快!」悟馬上記起「世外桃園」不就是「那個她」的地盤嗎?

  未幾,另一個以貓女打扮的中年廚師,在雪櫃內拿出一大袋裝滿十多隻冰鮮蝙蝠出來。

  唐語重心長的說:「,為師早前看到互動新聞台報導,袁教授在訪問中表示『人類千祈唔好搞蝙蝠』呀!」

  「怕什麼?老孫從來都不是人。」悟露出一副燎牙。

  這時「羅賓侍應」從後閃出來搭訕,「這位先生說得對,『人類千祈唔好搞蝙蝠』,牠們身上有新型冠狀病毒beta2c,又容易傳播到同是哺乳類的人類身上,而且有醫學研究顯示,蝙蝠才是真正在2003年爆發『沙士』的宿主。」

  唐例牌的擠出一個驚訝的表情,但同時心想,「幸好我吃齋的。」

  「不過」伸出手輕輕拍拍唐的肩膀,「羅賓侍應」接道:「本店的蝙蝠不同,有專人安排牠們24小時不停觀賞『藍光版』的《蝙蝠俠》系列電影的,放心!」

  悟正想說「有關係嗎?」的時候,唐已搶先發問「所有的《蝙蝠俠》電影嗎?」

  「不!除了佐冶古尼主演的那套之外……因為試過放映途中,已出現蝙蝠群集體死亡的離奇事件。」像企圖掩飾什麼似的,「羅賓侍應」立即補充。

  就這樣,唐與「羅賓侍應」由添佈頓時期的,談到近期第三步曲的《蝙蝠俠》電影;再由佐冶古尼的惹笑Version,講到占基利的生硬又公式的演技;又由鏡頭運用,說到配樂,當研究到歷代蝙蝠車的時候,熱騰騰的菜餚上桌了!

  「呵欠~」悟與二伸伸懶骨頭,拿起筷子正要大快朵頤之際,悟突然想起了一些東西,「二哥,老孫教你一招『瞬間轉移』,以後運貨不用過關。」

  二高興得放下筷子,「快教我!」

  「首先你要放鬆身體,腦海只想著要去的目的地,然後氣聚丹田,運用念力,再運勁於食、中二指大力壓向額上,大叫『瞬間轉移』!」悟邊教導邊示範。

  「好!讓我來,瞬間轉哎呀!」二手指插向額上大,噴出如柱的鮮血。

  「快叫救護車!」

  「白痴!叫救護車,這『私竇』完了!」

  「拿一隻冰鮮蝙蝠敷在他傷口上吧!」

  「白痴,你可否不要再用下體思考嗎?」

  不知道那個「白痴」在說廢話,二不消片刻已痛得暈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