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3日星期一

《西遊記.hk》Round 8:釣魚台.取西經

  得到觀的相助,悟被送往途中已重傷痊癒,頓感身輕如燕,隨風飄送,慢慢落在島上。再翻翻身,跳至崖邊,鑽入水中,直奔海底。

  似是一種感應,又像是一種呼喚,由隱隱約約至逐漸強烈,悟憑此引路到島嶼下,遇見一個拿著夜叉的海豚攔路,「何方神聖?報上名來,好讓通報。」

  「小英,怎麼連老孫也不認得啊!善忘善忘。」悟指住自己的臉頰。

  海豚醒悟,「啊!好久不見,近況如何?」

  就這樣,悟與海豚邊寒暄,邊游去龍宮。

  金碧輝煌、氣派一流、別樹一格的龍宮,蝦兵蟹將早已出宮迎接,「請進,請進。恭候多年了!」

  走過闊長的紅地毯,悟感覺有點像出席頒獎禮的巨星,好不威風。

  盡頭處設有金龍寶座,眼前一身金龍戰甲、頭戴龍頭盔、一手握龍宮棍、一手持龍尾盾,看得出撤頭撤尾配襯了一系列龍的特色。

  眉宇間,透出威嚴,令人望而生猥,就是傳說中稱霸東南海成王的龍。

  沒說半句多餘的話,龍手一揮,發出金光萬象,一根幼細金針飛向悟。

  悟接過毫無殺傷力的金針,潛意識的晃一晃,金針立即變成一萬九千七百斤重的金棒,立時感到全身充滿力量,發出陣陣金光,一副威武的戰甲隨即自動結合護身,頭髮同時豎起,驟眼看似是超級撒亞人上身。

  悟隨意一揮金棒,大喝:「小小小小小!」

  金棒即收變回一枝金針,悟又大叫:「大大大大大!」

  「嚯~」金棒瞬即變得粗大,棒高十丈,綻放金光閃閃多美麗、叫人迷。

  悟將金棒變成金針藏於耳朵內,召喚另一老夥伴,「魂!歸位。」

  紅地毯上,白光一閃,一架如雲霧形狀的白色戰機飛往悟跟前。

  悟抱拳謝過,龍點頭,手指一劃,示意悟離開。

  相識超過五百年的老朋友,不需一言一語,彼此早有默契,就算一個眼神,一個簡單小動作,雙方亦心領神會,這就是超友情的力量。

  戰力完全回復癲峰狀態的悟,第一件事並非要為金山一眾猴弟報仇,而是找回唐。

  只需一秒,魂已將悟送回島上,運起金睛火眼,祭起法力搜索唐。

  「找到了!瞬.間.移.動!」悟正要在釣魚台閃去唐身處的位置,便與同時使用「瞬間移動」的二,在「異次元」空間內碰撞。

  碰!

  二與唐四師徒重聚,各自說了一堆例牌的對白後,就要開會商討取西經的重大計劃

  翌日,四師徒在島上露宿一晚後,一致決定,西經要取,但要取其意義。正如旅行的意義一樣,像某些港女要怒拍行程的美食與景點,並即時上載社交網等人「Like」;又或如現金比文化多的某些內地遊客,可以在巴黎頂尖的名店櫃台側邊,展示獨門「蹲功」狼吞虎嚥飯盒,吃完再去把名牌一排排的掃光。

  懶理別人笑我太瘋癲,我行我素,豁達得來亦要我有我風格。

  做人,最緊要有意義。

  唐指向西面方向:「好,就往西方去取經吧!出發!」

  「等等,師父!」豬與淨異口同聲說。

  「一句對白也沒有,咱們只是活動佈景板而已。」豬無奈地道出心中鬱結。

  唐拍拍心口、拍拍手說:「放一萬個心,已回復法力,待會我們師徒到天宮走一趟,讓賜予最好的裝備取西經去。」

  「好!出發!」魂化成一架白色的隱形戰機,讓唐四師徒和二一同登上,向著天宮飛去。

  對外宣稱軍力不足的自衛隊,這時才發現一縷輕煙在上空飄揚,還以為是自然美景,拿出智能手機拍照。

  是咁的……

《西遊記.hk》‧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