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日星期五

Underground地底樂團 Track 4:現實 / Realism(9/10)

如果被過去的傷害困擾自己,現在或將來的人生更重要的事就未能好好的過了。

人生有很多時候並非面對抉擇,可能只是感情或情緒上的一念。

當初實行醉死異鄉這個無知的決定後,由台灣醉經澳門至中國,如果並非醉倒深圳街頭失去身上所有財物,又或沒有遇上琼,繼而牽動了One、Key和Boy的微妙關係,再組成新的Underground地底樂團,經過了切切實實、感動心靈的每場Live演出、推出了樂隊首張EP,以及各成員的互相牽連的感情,Don也以為自己已經擺脫了過去。

原本醉死根本不能忘記傷痛,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尋死的念頭早已淡出了Don的世界,而且未深的毒癮,亦不知不覺的消失得無影無踪。

有些壞習慣或負面的想法,其實並非不可逃避的命運,選擇從來也在自己身上的。

X   X   X   X

當琼在夜總會心緒不靈的時候,她所擔心的Don,此刻正在自己租住的小寓所。

洗手間內,半掩的門,從鏡子上反映出Don的身影。

Don乏力的打開洗手盤的水喉,看著鏡子上憔悴的臉,倒抽一口涼氣,再將一小團白色的粉狀物體倒在洗手盤邊,低頭,用力,一吸。

隨後Don像失去重心,人向後退一步,跌坐在廁板上。

X   X   X   X

記憶返回當年的台灣高雄市,Don由九份的家,與男友搬來的破公寓。

濃妝艷抹的Don,眼神疲憊,拖著沒氣沒力的身驅回到這個根本不屬於自己的地方。

打開門後,一些在電視劇和動新聞常見的情景,盡入Don的眼簾。

赤裸的男友在床上擁抱著同是赤裸的陌生女人。

儘管是電視劇的了無新意劇情、常出現在動新聞的事實,人有慾念而又用自私的方法燃燒時候,當發生在自己身上,常見也會失去理智,或崩潰。

Don發狂似的上前追打女人,但女人沒有逃避,反還以顏色。

兩人糾作一團,不分勝負,Don男友突然用力捉著她的手,一巴接一巴的大力摑了Don數記耳光,再將她推到地上。

Don伏在地上沒有哭,隨即站起來,整理一下衣服,提起手袋,步出門外。

隨意在街上截停一部計程車,Don懷著傷得麻木的心返回九份老家。

直至男友偷情事件曝光後的六月生日,Don才心碎的作出醉死的決定。

(*詳見《Underground Ver.2.5》漫畫原聲專輯)

下月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