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8日星期四

Underground地底樂團 Track 4:現實 / Realism(5/10)

如果所喜歡的東西,即使失敗而心灰,不用堅持,仍然會專心去做。

理論上的確是這樣,但在衣食無憂的情況下,最基本是有生活以下、生存以上的條件。

Underground首張EP推出市面差不多半年後,樂隊舉行的香港同名Live及國內其他巡演完結,宣傳或可以做的已做了,今天終於來到專輯銷售結算的日子。

叮噹~

在旺角One媽媽的Studio內(*詳見《Pick》CD小說),正沉默思考的One被門鈴喚回現實世界。

甫打開門,已見堆滿比人更高的紙箱。

紙箱後有中年胖男人探出頭來,並遞上單據,「靚女,簽收,唔該。」

男人是發行公司的送貨員工,只見他純熟地、又似毫不費勁的將十多箱、總數約數千張的專輯搬到Studio內,需時兩分鐘。

One接過貨單,看看「回碟」的數字,表情難免顯出驚訝。

男人以看慣此場面的口吻說:「好少事咋!我試過搬某某新人歌手成萬張賣唔出嘅碟,依家佢拍劇咪又係幾紅。夾Band出碟邊有第一炮就掂,呢樣唔得咪主力出Show唔出碟咯!再唔係做好晒啲歌擺上網免費任人聽又得。」

那個年代,網上的數位音樂還未盛行,但樂隊主力演出Live這方案,One仍覺得大有可為。

One微笑點頭,「靚仔諗嘢硬係有見地,唔該晒!」

男人揚手,報以微笑。

X   X   X   X

一箱箱的樂隊EP,堆滿數百呎的Studio。

One坐在數千隻CD的紙盒上,細想剛才男人的說話。

叮噹~

想得入神之際,門鐘響起。

One跨過層層疊疊的紙箱開門。

打開門後,站在門外的Boy看到一堆堆的紙盒,大嚇一驚,衝口而出:「唔係嘛!」

One無奈苦笑,「就係!」

Boy低下頭,忽然一臉嚴肅,「One,我有啲嘢要同妳講。」

One:「我都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