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日星期一

Underground地底樂團 Track 4:現實 / Realism(10/10)

神情呆呆的Don獨坐廁板上,回憶又跳到那一晚,夜總會VIP房內,Don和一班嫖客、小姐在飲酒作樂。
這晚,Don出奇地情緒高漲,因為要掩飾經理人突然解約的哀傷嗎?還是打了千多篇電話也不接聽的前男友呢?

酒愈喝愈兇的Don,身邊一嫖客遞上兩粒藥丸給Don,她連看也不看,二話不說連同烈酒一同吞下。

Don興奮地跳到檯上,拿著一支威士忌,邊喝邊唱歌。

X   X   X   X

此刻的Don,從呆滯的臉上泛起甜絲絲的笑意,因為想起了一周前,在中國深圳一間酒吧門外,Don剛剛和Underground樂隊表演完畢之後,那個早已應該淡忘了的他,又再出現於眼前。

Don的前男友站在酒吧對面街頭,面容憔悴、滿臉鬚根,與之前神采奕奕的截然不同,「Don!」

是不敢相信?還是一時未能接受?Don當場嚇呆,面如死灰,背著的結他袋一鬆,倒跌地上。

碰!

在身旁的One感到事不尋常,「Don,妳朋友嗎?沒事吧!」

Don點點頭:「你們先走吧!等一下我自己回Band房可以了。」

琼關心的問:「真的沒問題嗎?」

Don輕輕拍了琼的肩膀。但Boy還是放心不下,「要不我們陪妳一起吧!」

Don再點點頭,示意Boy不用憂心,然後拾起地上的結他袋,用手拍拍袋面的灰塵,走向前男友的身邊。

不過,自此Don便整整一星期沒有出現過Band房。

X   X   X   X

直至幾天前清晨,Don購買完日用品後步行回家,經過公寓附近的一條小路,奇怪一向平靜的地方,忽爾聚滿人群和公安。

Don正疑惑平時這條沒什麼人經過的小路,心底不禁湧起莫名的恐懼。

慢慢走近人群中,Don心臟跳動得更厲害,恐懼感隨心跳一直加速。

隱隱約約在人群與人群之間,Don望見地上有一灘凝固中的鮮紅色液體。

Don再迫進人群圍觀的中心點,不由自主的驚叫起來

嘩!!!

在公安所內,Don低下頭,神情呆滯。

Don右手不停地撕開左手姆指的指甲,像患上強迫症的,左手每隻手指的指甲也撕得不完整,甚至滲出鮮血也沒停過。

未完‧實體專輯見